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保险

明年GDP能否“保6”、货币政策怎么走?朱民这样说

发布时间:2020-09-09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IMF原副总裁朱民。受访者供图



2019年即将接近尾声,2020年我国GDP增速能否“保6”?面对CPI上升和降低融资成本目标,货币政策怎么走?续降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并同时完成贷款增速目标对银行是否有难度?为何数字货币是一个必要趋势?在12月21日,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原IMF副总裁朱民接受新京报等媒体采访时都予以了解答。


预计贸易恢复、投资反弹、服务消费继续上升

对经济增速达6%很有信心


此前持续两年的中美贸易摩擦导致全球经济承压,今年三季度,我国经济增速降至6%,市场对明年是否“保6”颇有争议。近日中美经贸第一阶段协议达成一致,预计2020年各项经济指标表现如何?


“中美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是个好事,市场情绪稳定了很多。”朱民表示,对明年全球投资有比较乐观的倾向。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增长速度不强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投资低迷,特别是贸易战对全球直接投资影响很大。2017年全球直接投资1.48万亿美元,2018年降到1.2万亿美元,降幅近20%,今年继续跌了9%。“没有一个厂商能够承担25%的关税。”朱民表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达成后,不只是投资,全球市场整体信心都得到提振,全球股市上涨,对企业融资等也都会有帮助。


此外,关税的下降对全球消费有帮助。朱民表示,中美贸易摩擦以后,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消费品价格立刻上升,贸易摩擦暂停对美国居民消费信心也会有所提升。


对中国来说,也消除了巨大不确定性。朱民称,贸易是中国经济增长很重要的车轮,且贸易产业链很长。通过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签约,2020年我国对美进出口都会提升,对国内投资也会有帮助,不只是基础设施的投资,而是指私人部门、企业的资本投资回升。


朱民还提到,过去两年里,我国消费和服务业过去两年上升很快,已经成为中国经济主导的增长力量。2014年后,中国消费和服务业占GDP比重超过了工业,达到52%。“国家现在大力推动政策支持服务业,比如今年小微企业融资和贷款大大提高,数量质量都有提升,今年小微企业整体贷款达到6000多亿元,很大程度上缓解小微企业贷款难、成本高问题,这个势头在明年会继续复苏。”


他认为,综合来看,明年贸易会得到恢复和加强,投资会反弹,小微企业会在融资问题继续缓解情况下进一步发挥活力,服务消费继续上升,明年经济达到6%是可以实现的。


朱民也强调,不必要拘泥于是否“保6”,我国经济增长了40年后,增速逐渐开始放缓是个正常现象,但中国经济韧力还是很强,空间还是很大,所以不是靠政府保,而是靠经济自身的力量和活力来推动向前,对明年经济达到6%左右很有信心。


市场利率会维持在较低水平

与通胀不冲突


今年11月,我国CPI破4,小微企业仍面临降低融资成本问题。面对CPI的上升,又需要实现降成本的目标,货币政策会不会比较难办?


朱民认为,CPI上升会是暂时现象。他分析称,我国近期CPI上升的一大原因是猪肉价格反弹,是受到非洲猪瘟等外来因素冲击以及国内养猪政策调整等影响,产生猪肉供给和需求的冲突。最近还有一些季节变化,令蔬菜等价格走高。


“但总体CPI变化从交通、服装等其他基础指数看还是非常稳定的,在2.5%左右,所以不用过度担心。随着全面猪肉恢复供应,情况在缓解,价格也在下跌。特别现在临近过节,通常CPI会上升,但不会过高。”朱民说道。


谈及当前的全球降息潮,朱民表示,各国的货币政策都是连在一起的,今年以来全球央行已有100次不间断地降息,印度、韩国、马来西亚等国都不止一次降息。中国没有采取降息措施,而是采用市场化改革,让市场利率降低,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对经济帮助大。这会是一个重要政策来维持合理的利率水平,能够让企业融资。


他还提到,近年发生的一个最大变化,就是中小企业贷款发放主力已从纯粹的科技企业、小金融企业走向大金融企业,建行、中行等已经变成中小企业贷款的大机构,且贷款利率基本维持在6%左右的合理水平,比传统的12%-15%水平下降很多。


朱民认为,市场利率水平会随全球趋势维持在一个合理的、相对较低水平,与通货膨胀并不见得冲突。


银行应提高中小企业服务质量

同时保持合理利润度


12月12日召开的国常会提出,2020年实现普惠小微贷款综合融资成本再降0.5个百分点,贷款增速继续高于各项贷款增速,其中5家国有大型银行普惠小微贷款增速不低于20%。这对银行来说是否有难度?


朱民对此表示,中小企业贷款有难度,主要是信息、风险、成本不匹配,解决这三个难题主要靠科技。


其中,针对客户信息不足问题,现在通过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手段基本能够解决。朱民称,数据可以做到160多个维度,通过对客户行为描述、画像、风险定级,还是比较准,能有效管理客户的风险。且通过完全地自动化、人工智能和电子化管理,也使得成本大幅下降,能降到原来手工成本的3%-5%左右,从这个意义上可以提供相对合理的利率水平贷款给中小企业。


朱民同时提出,不要太强调把利率水平降到太低,因为银行还是要有回报的,中小企业整体风险还是偏高,所以提高中小企业服务质量、扩大服务面是更为重要的。“中小企业普遍反应的问题是融资难、融资慢,而不是融资贵。所以成本应该努力下降,同时大银行还应根据自身成本来实际核算,保持一个合理的利润度,这样才使得贷款有可持续发展。”


数字货币是新竞争点

未来金融体系将是数字金融体系和数字货币体系的融合


近日,朱民公开表示,数字货币是未来的一个趋势,如果央行不发行数字货币的话就会面临压力。


12月21日,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进一步阐述称,人工智能、5G、物联网、区块链正在推动全球经济走向数字化,比如说制造业数字化会走得非常快,已经不是一个自动化的过程。他提到在深圳走访的企业,以前只是把机械过程自动化,现在是通过感应器,在自动化同时产生无数数据,通过物联网传到大数据,然后通过人工智能算法把它优化,再重新回来迭代、操作和优化物理的运行。“现在是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开始融合,且不需要人,完全是机器自己在不断地优化,这是一个根本的变化。”朱民说道。


在整个经济走向数字化时,金融自然也在走向数字化。朱民表示,金融科技是个典型案例,可以发放贷款,做融资、理财、资产配置、投资等,已经在很大程度上颠覆现有企业和行业。在这个背景下,数字货币就是一个必要趋势,特别是Facebook的天秤币向全世界发出宣言后。


朱民分析称,天秤币第一步形式是跨境支付;第二它是稳定币,因为有四种货币作为支持,如果是稳定币的话,就可能成为一种新的超主权货币;第三它在打造以区块链为主、以跨境支付为主要渠道,以及以数字货币为载体的全球新的生态。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各国央行都得考虑发展自己的数字货币。今年秋季IMF年会上,我参加了两次关于数字货币的讨论,很多中小国家都在担心,天秤币一旦实施,他们的主权货币被边缘化,所以都在考虑怎么发行数字货币。对他们来说,更难的是要先跨越电子支付,中国的电子支付很强,已有像阿里、腾讯等(科技公司的产品)。另外加拿大、新加坡、瑞典、瑞士、英国等国也都在研究,未来金融体系一定是一个数字金融体系和数字货币体系融合在一起的。”朱民说道。


他提到中国央行数字货币时表示,中国央行数字货币有基础,四年前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的周小川就提出了DC/EP这个基本概念,Facebook和当今世界上很多人讲的数字货币,都是用的这个基本概念。


“作为一个大国,人民币要继续推进国际化,作为发展我们强有力金融,研究自己的数字货币是必然的过程,在今天的形式下已经变成新的全球竞争,也是金融发展的特别重要的方面。”朱民表示。


新京报记者 程维妙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陈荻雁


上一篇: 2018年末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降至1.83%

下一篇: 财税支持政策应优先鼓励中小企业科技创新就业

Copyright © 2012-2020(finance.rxoi.cn)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