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央行动态

南北稻商标之争升级:背后是实实在在的利益冲突

发布时间:2021-01-02

“南北稻”商标之争,背后是实实在在的利益冲突。

北京稻香村与苏州稻香村的商标之争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10月12日,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定,北京稻香村食品公司侵害了苏州稻香村食品公司的商标专用权,要求北京稻香村立即停止在其生产销售的糕点上使用“稻香村”文字标识,同时赔偿苏州稻香村115万元。

而一个多月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要求苏州稻香村停止在其生产销售的糕点、粽子、月饼等商品上使用包含“稻香村”的文字标识,并赔偿北京稻香村经济损失3000万元。

表面上,“南北稻香村”(下称“南北稻”)之争似乎是一场正统争夺战,实际上反映了两个品牌长久以来的利益冲突。

跨世纪恩怨

“南北稻”之争甚至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前。

双方的资料分别显示,苏州稻香村成立于清代乾隆三十八年(公元1773年),而北京稻香村则始于清代光绪二十一年(公元1895年)。

清末民初时期,“南店北开”之风日盛,越来越多的南味食品铺在京城及周边地区兴起。1895年时,金陵人郭玉生在北京前门观音寺打出“稻香村南货店”的字号,这被北京稻香村认定为其前身。

“稻香村南货店”在1926年关张,随后于1983年复业,而后更名为北京稻香村食品有限责任公司。

而苏州稻香村集团认为,现在的“北京稻香村”与历史上1926年歇业的“老北京稻香村”没有任何关联,现在的北京稻香村企业成立于1983年,其宣称的历史是完全靠嫁接虚构;其掌门人刘振英并非是其自行描述的为历史上1926年歇业的“老北京”稻香村的学徒,而是“稻香春”的学徒。

实际上,早在1983年,保定稻香村食品厂就成为“稻香村”糕点类产品商标的合法拥有者。2004年,保定稻香村与北京新亚趣香食品有限公司、苏州稻香村共同成立“苏州稻香村食品工业有限公司”,“稻香村”文字及图商标转入苏州稻香村手中。

保定稻香村与苏州稻香村在2008年之前曾先后授权北京稻香村使用其第352997号注册商标,共享“稻香村”的“糕点”类别。

此次,“南北稻”商标之争再次升级,有关两个企业所用商标问题,北京、苏州两地法院也作出了截然不同的判断。

对此,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行业研究员朱丹蓬说,两家稻香村都有一定历史传承的法律文件,也有一定的论据去支撑自身的做法,但是由于地方保护主义的存在,对于商标问题有不同的鉴定也属于正常现象。

对于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北京稻香村方面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因为目前是一审判决,案件还在进行中,所以需要等待最终结果,相信法律会作出公正的判决。

而苏州稻香村集团总裁办公室主任刘志勇对《财经国家周刊》刊记者表示,苏州稻香村曾两次授权北京稻香村糕点类商标,被被授权人诉讼并获得当地法院支持,苏州稻香村觉得不可思议,并对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一审判决表示遗憾,苏州稻香村将依法捍卫合法权益,目前已经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请上诉。

背后利益冲突

“南北稻”商标之争,背后是实实在在的利益冲突。

2006年后,苏州稻香村开始全国性布局销售网点,同时进入北京市场。南稻北迁,两家业务开始短兵相接。

中华商标协会老字号分会秘书长丁惠敏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两家稻香村近些年冲突不断,背后是企业利益。随着“振兴中华老字号”被不断提及,两家稻香村企业在产品创新上不仅注重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也在不断提升品质,产品受到了消费者的欢迎。正因为两家稻香村均经营状况良好,所以在销售市场上彼此互为阻碍。

公开资料显示,苏州稻香村2016年销售额达到25亿元,且实现了年超30%的增长。而北京稻香村食品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毕国才曾表示,2015年,北京稻香村整年销售额达到58亿元。

从门店分布情况来说,苏州稻香村和北京稻香村的门店已经遍布全国,在各地展开厮杀。在朱丹蓬看来,前者北上在一定程度上是对后者的一种“进攻”,其所依托的电商渠道和营销优势也对北京稻香村的市场造成相当的压力。

苏州稻香村从2009年开始涉足电商,且发展迅速。而北京稻香村从2014年才首次在天猫、京东开设旗舰店。

苏州稻香村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早在2009年公司已洞察到未来互联网对消费的影响力,积极布局、开拓线上销售渠道,连续多年成为了京东、天猫、淘宝、1号店等糕点、月饼行业销售的第一名。

不过,很多行业人士表示,目前市场尚未饱和,南北稻两家可以扩展其他市场,和平相处。

朱丹蓬就认为,从产业的角度来说,随着品牌的不断扩张和消费升级,行业的消费红利是长期存在的,两家应该划分区域,拓展更多的空白市场。

但在丁惠敏看来,消费者的普遍认知中,糕点应该是北京地区的特色产品,稻香村在北京的声誉更高,所以北京市场是南北稻香村的必争之地。

没有赢家的争夺

南北稻商标之争的不断升级,在不少行业人士看来,是一场没有赢家的争夺。

丁惠敏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商标和知识产权的矛盾在老字号企业中是普遍存在的,原本老字号企业之间有血缘和连锁关系,但因为某些历史原因,各地企业走向了不同的经营方向。

有别于其他老字号此消彼长、同类产品发展极为不均衡而形成的一家独大局面,“南北稻”发展势力均衡、实力相当,所以其争夺战才在当下逐渐显现出来。

所以行业内人士认为,“南北稻”之争本就没有所谓的谁对谁错,两家都是时代变革的见证者。

朱丹蓬认为,有关知识产权保护的缺失不能完全归结于企业责任,由于历史的局限性,在相关法律尚不完善的背景下,老字号企业没有及时做出协调才埋下了隐患。

丁惠敏建议对《商标法》进行修改,允许老字号企业在品牌名之前加上地方名称加以注册,同类品牌加以区别,这样就能很好地解决老字号商标注册的问题。

上一篇: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商务部令第19号 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

下一篇: 大地税函[2008]90号 大连市地方税务局关于印发税务行政处罚裁量标准(试行)的通知[全文废止]

Copyright © 2012-2021(finance.rxoi.cn)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